123
雅事寂寞说修志

主要内容

      2008年夏的一天,笔者从县长手上接过大红聘书,正式被聘为《蕲春县志》编辑。“志者,何记其实也!州县有志犹国之有史。”咸丰《蕲州志》序如是说,足见修志的意义非凡。
  修志是雅事。蕲春建县2200多年,史迹存于六部志书,此次修的是第七部志书,时限是1986年至2007年。试想,一个百万人口的大县22年的经济建设和社会发展,涉及政治、产业、文化、人物等方方面面,经过笔者和几位同事搜集整理资料,筛选甄别按体例写成志稿,然后若干次审稿评稿,最后定稿印成志书,成为一种文化载体流传下去,这是何等的幸事!若干年后人们要了解蕲春这一段历史,最便捷之举就是翻阅志书,就像我们要了解几百年前蕲春的山川风物、建置艺文去查明清《蕲州志》一样。永久,是志书的价值和魅力。一个在世间只存在几十年的人,赶上了这种修志机遇,并参与这项永久存世的工程,应该说是一种幸运。
  两间旧屋、几张旧木桌、几层铁皮柜就构成编辑室的模样,空调、电话、沙发等现代化设备虽很齐全,但不足之处是窗户小,光线不足,白天需开灯。刚开始在屋里坐真还感到清冷寂寞。好在我们几位是已退休或准退休的人,很快习惯了这笔耕或敲击电脑键盘的生活,查到一份资料,写下几页纸文字都是收获。上班下班,老家伙们如机械一样准时;寒来暑往,终日读写不止。眼睛疲倦了,看一眼门外走廊匆匆移过的日影;头昏脑胀时,听一听窗外传来的梧桐雨提神。这样的日子一熬就是三年,一部志书初稿完成。
  “志”这种体裁最大的特点是文字凝练,完全不用副词形容词,不描写不渲染,据实直书。光绪《蕲州志》写蕲州疆域仅145个字,“东南自州城至广济县界十里……”,每一个字都像一颗钉铆在那儿,再高明的读者也难增删一字。我们虽然达不到古人那样的程度,但很多自己亲历的大事只有廖廖数语。如党代会、人代会、政协会都只写时间、人数、议程,党代会县委书记所作的报告只写标题。起草党代会报告多么繁重的任务,几易其稿,反复征求意见,笔者在写县委政研室主要工作时,用一句“起草了县七、八、九、十、十一、十二、十三次党代会报告”高度概括。有的单位22年的主要工作只写几百字,或者再加一张表,成稿后自己都觉得是不是太简略了?细想后释然,因为志书的容量有限,只述结果,不记过程(专记除外)。写志书叫编纂、编修,一部志书其实就是时限内大型资料纂辑汇编,给人查的。读志鲜有怦然心动之感觉,写志也进入不了那种“精骛八极,心游万仞”的状态,一个字又一个字地码,倒有点儿像工匠打造某种活计。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袁冉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武当方志库
  • 版权所有 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 武当山地情资料网 www.wdsdq.com 武当文化网 www.wudangculture.com
  • 主管:武当山特区宣传部 主办:武当山特区地方志办公室 协办:武当山特区广播电影电视局
  • 联系电话:0719-5669245 传真:0719-5664486 E-mail:wdsdq@163.com
  • 鄂ICP备09002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