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武当高道张三丰觅踪

主要内容

     张三丰,是历史上一位极具传奇色彩又颇具争议的人物。在一些史籍、地方志、山志、笔记、神仙传里,有的说他是武当高道、太极拳的祖师,有的将他描写成一个行为怪诞的奇人,还有的将他说成是一个时隐时现于人间、历数百年而不殁的神仙。要考证、描述这样的人物是非常困难的。本文以《敕建大岳太和山志》的记述为基础,求证于其他历史书籍,从分析明太祖、明成祖访寻张三丰的事实入手,来推证张三丰生存的时代及其人生轨迹。

  太祖访寻张三丰为求仙药把病疗

  成书于明宣德 六 年 (1431年)、任自垣编撰的 《敕建大岳太和山志》,最早记载了明太祖访寻张三丰的事。书中记道:“明洪武二十四年(1391年),太祖皇帝遣三山高道使于四方,清理道教,有张玄玄(玄玄,即为张三丰的字)可请来。”在其他历史典籍中,也有记载明太祖派人四处访寻张三丰的。

  至于太祖访寻张三丰的原因,史书虽不见有什么记载,但不外乎是对 “神仙中人”张三丰的景仰,以及想要张三丰给他一点仙药治病或延寿。为什么这么说呢?在明太祖《御制周颠仙人传》中记着这样一件事:明洪武二十五年(1392年),太祖得了一种热症,这病几乎要了他的命。后来有一赤脚僧带来了天眼尊者及周颠仙人的药,太祖吃了几次之后,病就好了。同时,《御制赤脚僧诗》亦提到:“……神怜黔首增吾寿,丹饵来临久疾疗。”这里所谓“丹饵”就是丹药,即俗称的仙药,而“丹砂”则是仙药的一种。

  由此,我们试想,在几百年前科学不发达、道教兴盛的时代,上至皇帝,下至黎庶,无一不对神仙怀着敬畏、崇敬之心,当然,更主要的是羡慕神仙那种自由无羁、长生不老的生活。张三丰是“神仙中人”,而神仙正是仙药的制造者。因太祖晚年有疾,那么,明太祖派人访寻张三丰的目的无非就是景仰张三丰,并向张三丰求仙药。俗话说,求药就得求灵药,敬神就得敬名神。贵为天子的明太祖既然派人到处访寻张三丰,想必是慕名已久。那么,张三丰自然有其存在的可能性,否则,太祖又怎么会派人四处找他呢?

  成祖诚心访三丰崇奉玄帝兴武当

  明成祖访寻张三丰与 “南修武当”有着一定的联系。但有许多研究者将这两件事解释为 “明访三丰,暗查惠帝”、 “明修武当山,暗访建文帝”,也就是说,成祖无论是访寻张三丰还是修建武当山,都只不过是一种借口,其目的是为了查探可能已出亡的明惠帝的下落。其实,查探惠帝与访寻张三丰这两个任务都应该是事实。

  由“靖难之役”而登上皇帝宝座的明成祖朱棣,在建国之初的首要任务就是考虑如何才能坐稳皇帝宝座。只因其进入南京的时候,建文帝在一把大火后就杳无音信,这个“生不见人,死不见尸”的人物着实让朱棣大伤脑筋,为了查明真相,成祖的确派人分水陆两路查找。水路以三保太监郑和主其事,陆路方面则以胡濙主之。这在许多史籍中均有记载。如《明史稿·胡濙神道碑铭》记有“丁亥(即明永乐五年,1407年)上(即明成祖)察近侍中惟公(即胡濙)忠实可托,遂命公巡游天下,以访异人为名,实察人心向背”。这里的“异人”即张三丰,而所谓“察人心向背”就是说访查老百姓的心是否归向成祖,或是仍向惠帝,其意就是要查究惠帝是不是仍然活着。而 《明史·胡濙传》中记有“并访仙人张邋遢,遍行天下州郡乡邑,隐察建文帝安在”,清楚地指出胡濙 “访仙人张邋遢”是成祖给他的任务之一,不过其主要任务仍是“隐察建文帝安在”。

  不仅如此,明成祖访寻张三丰确实是很有诚意的。《敕建大岳太和山志》记载的永乐十年(1412年)二月初十成祖致张三丰的《御制书》最能表示他渴望见到及仰慕张三丰的心情,云:“皇帝敬奉书,真仙张三丰先生足下:朕久仰真仙,渴思亲承仪范,……”同年三月初六,成祖赐虚玄子孙碧云 (1417年卒)的诗中也有“……若遇真仙张有道 (即张三丰),为言伫候长相思”的诗句。

  皇帝有如此心意,臣下当仁不让地要不辞劳苦地四处访寻。《明史·胡濙传》中,记载有胡濙从永乐五年(1407年)起遍行天下访寻张三丰,历十年之久,至永乐十四年(1416年)才回京复命。其实,访寻张三丰远不止胡濙这一路人马。早在永乐三年(1405年),成祖就已遣淮安王宗道遍访张三丰于天下名山了。如此有恒心地访寻张三丰,不可谓没有诚意。

  由此,我们可以认为明成祖在访寻明惠帝的同时亦访寻张三丰,而且出自一番诚意。早期访寻张三丰或许有其它特殊的目的,但自永乐十五年(1417年)后,其目比较清楚,那就是求“仙药”。

  永乐十五年(1417年)后,明成祖患病了,很可能不是一般的小毛病。这从杨士奇《三朝圣谕录》一书的记载中可知一二。书中记有:“皇帝有疾多不出,扈从之臣放肆无顾忌,请托贿赂,公行无忌……”这里的“有疾多不出”,不妨理解为卧床不起,纵横驰骋一世的明成祖,能令其“不出”的病想必不会太轻。为了治病,他就经常服用灵济宫仙方。当有人劝他“仙方”不很对症并且有副作用的时候,他还大发脾气。他在永乐十五年(1417年)撰写的《御制灵清宫碑》一文中还大力赞扬仙药的功效。患病而又非常相信仙方的成祖,更坚定了访寻张三丰的决心,与早期的访寻有所不同的是,永乐十五(1417年),他在访寻人员的选派上发生了一些变化。永乐十四年前,王宗道、胡濙等历十年之久的访寻之后,先后复旨。到了永乐十五年,成祖又派宝鸡医官苏钦等斋香书遍访名山求之。这医官访寻张三丰与成祖患病一事联系在一起,就让我们自然想到成祖此时访寻张三丰,理应是为了想从张三丰的身上得到一些所谓“仙药”了。

  历史上,明成祖不仅仅局限于多次派人长时期地遍访张三丰,而且为张三丰办了一些实事。永乐十年(1412年)三月初六,成祖敕孙碧云在武当山特为张三丰修建道场。时任湖广布政使右参议、武当山提调官的方升,在其于明嘉靖十五年(1536年)编修的《大岳志略》中进一步证实此事:“玉虚宫在展旗峰北,遇真故址,为真仙张三丰之庵。……文皇(即成祖)遍访物色不可得,遂大其宫,以为祝釐之所。”

  而 《明史·张三丰传》中所记表明,成祖不仅仅为张三丰改建遇真宫为玉虚宫,而是将 “南修武当”这一旷日持久而浩繁的工程之起因也归为与张三丰有关。 《明史·张三丰传》中记有: “永乐中,成祖遣给事中胡濙偕内侍朱祥斋玺香书香币往访张三丰,遍历荒徼,积数年不遇,乃命工部侍郎郭琎、隆平侯张信等督丁夫三十余万人大建武当宫观,费以百万计……”其实,这样的记载是很模糊的。成祖费以百万计大建武当宫观不假,但其目的主要是为了崇奉玄帝,而不是因为景仰张三丰,这一点已在《敕建大岳太和山志》所记的永乐十年(1412年)七月十一日颁布的《黄榜》中说得很清楚了,书中记道:“皇帝谕官员军民夫匠人等:武当天下名山,是北极真武玄天上帝修真得道显化去处……至我朝,真武阐扬灵化,阴佑国家,福庇生民,十分显应。我自奉天靖难之初,神明显助,威灵感应至多,言说不尽。……思想武当正是真武显化去处,即欲兴工修建,缘军民方得休息,是以延缓到今……”

  平生未见张三丰 明初二帝太失望

  明太祖是否见到了张三丰,历史典籍中记载不一。有说太祖曾经见过张三丰的,如《山西通志》说:“明太祖咨以时务,(张三丰)曰:‘唯本忠孝。’”但这条记录的可靠性很低。试想,如果明太祖的确见到过张三丰的话,成书时代距离洪武年间 (1368—1398年)并不太远的《敕建大岳太和山志》没有道理只记为“有张玄玄可请来”。况且,在《明书》、《明史稿》及《明史》等严肃的史书中均记为“了不可见”、“不遇”。因此,我们只有一个结论,那就是明太祖并没有见过张三丰。

  明成祖也没有见到张三丰,这已在《敕建大岳太和山志》写得很明白了。《山志》说:“永乐初,太祖皇帝慕其至道,致香书累遣使臣请之,不获。”可是仍有一些记载说成祖曾见过张三丰的。如徐祯卿《异林》记有:“张剌逹(即张三丰)国初时(指明初)往往游人间,每显异迹。成祖遣胡濴遍海岳间求访之,后于泰中邂逅,宣遽圣意,……张公曰:‘谨奉诏。但道远日久,公先就驾,予当继至耳。’既而胡方入朝,张公果至,帝延入,……”等。然而这些记载都比《敕建大岳太和山志》晚出,且带有一定的神话成分。同时,《明史·张三丰传》中也未采用成祖见过张三丰之说,所以说成祖曾见过张三丰之说是不足为信的。

  明太祖、明成祖耗时费力大张旗鼓地访寻张三丰的行为,并没有给他们带来满意的结果,其景仰也罢,求药也好,这些目的一个也没有达到,相对凌万人之上、自诩“天子”、语出即为“圣旨”的二帝来说,用“过于失望”来形容其想必语应副实吧。或许,张三丰避而不见,也是对权势的一种嘲讽,这就不得而知了。

  历史人物张三丰 元末明初存于世

  从上述资料可知,明太祖、成祖遍觅张三丰而不得应是事实,但这并不等于说张三丰在当时并不存在。试想,在明朝初年,如果根本没有人认为张三丰存在的话,明太祖、成祖怎么会花费那么多人力、物力和时间去访寻他呢?反之,正因为明初两朝皇帝曾大事访寻张三丰,已足够令人相信张三丰是个活动于明初的人物了。倘若我们再细读 《敕建大岳太和山志》,就能发现一些信息可以证明张三丰的存在。《敕建大岳太和山志》记有“遇真宫之先,曰会仙馆,真仙张三丰所筑也”,又记张三丰有五个弟子:“张三丰洪武初来入武当,……命丘玄清住五龙,卢秋云住南岩,刘古泉、杨善澄住紫霄,……黄土城卜地立草庵曰会仙馆。语及弟子周真德:‘尔可善守香火,成立自有时来,非在子也。至嘱,至嘱。’”还记有:“丘玄清洪武初年来游武当,见张三丰真仙,举为五龙宫住持。”同时,我们了解到,丘玄清卒于洪武二十六年(1393年),卢秋云卒于永乐八年(1410年)。而《山志》的作者任自垣则于永乐九年(1411年)任道录司右玄仪,永乐十一年(1413年)任玉虚宫提点,那么,任自垣就是与丘玄清、卢秋云等人同时期的人,并有可能彼此相识。这样一来,任自垣很有可能从丘、卢等人处得到了张三丰存在的信息。所以,任自垣在《敕建大岳太和山志》中对张三丰存在的记载是很可靠的。

  从《敕建大岳太和山志》记载张三丰在洪武初已入武当山修道和传授弟子并创“会仙馆”的经历来看,其应该已有一定的年纪了。并且,一个能让明太祖访寻的人物想必也应该是一位老者。因此,我们可以说张三丰在元末已经在世。杨仪《高坡异纂》有一段记载张三丰在元末的生活,说:“元末,张三丰居宝鸡金台观,忽留颂而逝。士人杨轨山买棺敛之,临窆,觉棺中展动有声,发视之,乃复生。以小鼓一腔留其家,去入秦游蜀,登武当山,时至襄邓间。”现存明代4部山志中,在《张全一传》中均称其“相传留侯之裔,不知何许人”。“留侯”指汉张良。秦末,张良运筹帷幄,佐刘邦平定天下,以功封留侯。清乾隆九年(1744年)湖北布政司分守安襄郧下荆南道兼水利按察使佥事王概编修的《大岳太和山志纪略·张三丰传》所记与《高坡异纂》相同:“张三丰,字元元子,又号张邋遢。辽东懿州人。张仲安第五子也。寓居凤翔宝鸡县之金台观修炼。忽留颂而逝。士人杨轨山殓之,临窆复生,以一小鼓留其家,后亦亡去。入蜀转楚,登武当山。”不过此处没有明确这件事发生的时间是“元末”,不过从上下文意思来看,还是能体会到的。

  有关皇帝访寻张三丰的活动记载,明朝至民国间的6部武当山志所记也只有洪武、永乐两朝,而继《敕建大岳太和山志》之后一百余年,由方升编纂的《大岳志略》中有关张三丰的记述,也不过是增补了“真仙(指张三丰)去今百十余年”叙述。这一百多年来,武当山遇真宫崇奉张三丰的香火应该没有间断过,但《大岳志略》中多是摘录《敕建大岳太和山志》中有关张三丰的记载,而没有其他新鲜的记述。同时,永乐朝之后,有关武当山志中没有新增其他皇帝访寻张三丰的记载。武当山是张三丰“清盼留意”之地,尚且无有关记载,就不容我们不猜想,最迟在永乐之后,张三丰就可能不在世了。而且,生活于这个时期的任自垣也在《敕建大岳太和山志》中说与其同时代的丘玄清、卢秋云等是张三丰的弟子,故张三丰的生存时期也该与丘、卢等生存时期相同,最低限度也不会在他们之后,否则于理不合。由此,我们可以得出“张三丰是生活于元末及明初洪武、永乐年间的一位历史人物”的结论。

 

责任编辑:王义
  • 上一个武当文化库: 没有了
  • 下一个武当文化库: 没有了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武当文化库
  • 版权所有 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 武当山地情资料网 www.wdsdq.com 武当文化网 www.wudangculture.com
  • 主管:武当山特区宣传部 主办:武当山特区地方志办公室 协办:武当山特区广播电影电视局
  • 联系电话:0719-5669245 传真:0719-5664486 E-mail:wdsdq@163.com
  • 鄂ICP备09002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