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父亲的公文包

主要内容

  为筹备父亲八十岁寿诞庆典,我们姐弟四人,相约来到父亲的家——柳林路一个狭小的、仅有一室一厅的房子。
  这是蛇年新春一个充满阳光的下午,父亲和母亲早早地候在客厅,我们一进门,父亲就从卧室柜子里小心翼翼地捧出了那个老旧的黑色公文包,我知道,那个公文包在父亲上班的时候曾伴随了他很久很久。那个公文包现在又将他的全部荣誉及人生的酸甜苦辣、喜怒哀乐满满地装在里面。
  拉链已生锈,是大弟帮父亲捣鼓了半天才拉开的,父亲最先拿出了一张黄色的小纸片,那是父亲最早的工作证明,上面写着父亲的名字、年龄及工作单位。纸片虽小,却将当年仅有十八岁就参加工作、风华正茂 “少年不知愁滋味”的父亲活生生地展现在我们面前。那是一九五二年的早春,父亲如愿到竹山县城关派出所当了一名普通的户籍员,忘却了年幼时父母双亡的忧伤,有了工作,能自食其力的父亲心里流淌的满是甜蜜。
  猴急的妹妹早已倒出了包里的所有东西,有父亲1965年发表在《人民公安》杂志上的论文、有立功奖章、有县人大常委会的任命书……,而立之年的父亲从公安局副教导员、教导员到党委书记、公安局长,一直勤勤恳恳,扎实奋战在挚爱的岗位上。小弟出生时,他在中央政法干校学习,没能陪伴在母亲的身旁。妹妹出生在大雪初霁的正月初二的上午,父亲在公安局院内正响应主席的号召 “深挖洞”。当我从 “地道”里找回父亲,来不及清洗手脚上的泥巴,急匆匆地赶到县医院时,母亲已在年迈的外婆和年仅5岁的大弟陪伴下生下了小妹,看着小妹包裹在被子里红彤彤的小脸,不善言辞的父亲流下了热泪。父亲,我的父亲,那是年幼的我第一次看平时非常威严的父亲流泪,后来大伯、小伯、四姑、外婆撒手人寰。我虽无数次看过父亲流泪,但最令我震撼的是,1980年的夏天,随着连续数天的瓢泼大雨,洪水漫过堵河,淹没了整条南门街,

[1] [2] [3]  下一页

责任编辑:沈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武当文化库
  • 版权所有 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 武当山地情资料网 www.wdsdq.com 武当文化网 www.wudangculture.com
  • 主管:武当山特区宣传部 主办:武当山特区地方志办公室 协办:武当山特区广播电影电视局
  • 联系电话:0719-5669245 传真:0719-5664486 E-mail:wdsdq@163.com
  • 鄂ICP备09002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