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母 亲 的 眼 神

主要内容

  一直以为母亲不会老。年近八十,还能去河里洗衣、戴上老花镜织毛衣、张罗一桌桌的饭菜,甚至乘几十公里的公交车去女儿家……
  每次家庭聚会,母亲都是当之无愧的大厨。母亲的厨艺在左邻右舍中相当有名。她做的菜,一日一花样,我们百吃不厌。她没啥文化,所有菜,都是脑子里琢磨出来的。
  有时看她佝偻着身子,挺辛苦地在厨房里摸摸索索,便想过去帮衬一下,总是被她赶出来,说我们会越帮越忙。
  跟母亲比厨艺,我们自然甘拜下风,于是不跟她争,但洗个碗什么的,我们还是有些底气的。于是,饭后抢着去洗碗。谁知母亲迅速过来,说: “你们去坐着聊聊天, 我洗我洗。”看我们还不肯放下,母亲就使出了杀手锏,故意说: “你们洗不干净的,过一会儿我还要重洗的。”
  话说到这份上,我们只好讪讪地搁下碗,坐到桌旁天南海北地神聊起来,把在厨房里忙碌的母亲慢慢忘掉。
  过了好久好久,厨房被母亲整理得干干净净,母亲才解下围脖,坐到了我们的旁边。母亲话不多,只是望望这个,又瞅瞅那个,然后心满意足地笑。
  才坐了没多久,母亲又站起,一会儿拉开冰箱拿冰激凌给几个小孩,一会儿从抽屉里抽出一包干果,拆开倒在桌子上,一会儿又端上一盆洗得清清爽爽的水果。
  在我们的一片 “够了够了”的叫声里,母亲才住了手,再次一声不吭地坐在了我们的身边。许是累了,竟打起了瞌睡,但马上又一激灵惊醒了过来。
  我们说话母亲插不上嘴,她的脸是落寞的。我们有意识地把话题绕到母亲感兴趣的事儿上,母亲才活泛起来。但慢慢地,她又插不上话了。她说: “你们聊你们的,我坐着听听就好了。”
  母亲就那样静静地听着,目光是茫然无措的。我的目光无意中与母亲的撞上,心里莫名地痛。母亲的眼神怎么那么奇怪?是挺老挺老的一种眼神,迟钝、疲惫、寂寞、慌乱……说不清道不明。
  眼神老了,那是真的老了。
  我轻轻地走到母亲的身边,跟母亲挤在了同一张椅子上坐,母亲竟有些激动。多久多久了,孩子们与她没有这样亲热。母亲的眼神在刹那间欢快起来。她有些急促地握住了我的手,而且愈握愈紧。她的手无比粗糙,硌得我丝丝地痛。
  我的眼角,濡湿了,母亲的眼角,也亮亮地闪出了湿润的光。幸福,在她的全身蔓延,自责,弥漫在我的心头。
  母亲的要求,极低极低,却还是被我们忽视。希望,从此把母亲挂在心头,不要再冷落她。
责任编辑:沈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武当文化库
  • 版权所有 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 武当山地情资料网 www.wdsdq.com 武当文化网 www.wudangculture.com
  • 主管:武当山特区宣传部 主办:武当山特区地方志办公室 协办:武当山特区广播电影电视局
  • 联系电话:0719-5669245 传真:0719-5664486 E-mail:wdsdq@163.com
  • 鄂ICP备09002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