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童年纪事

主要内容

 

  那年冬天,听说日本兵已到了淅川,郧县芨岌可危。为了保住县城这块宝地,郧县决定动用民工在北门城外挖一条壕沟,以阻止日本人的脚步。
  一个命令下来,因为父亲有病,我被派上了这差事,那时,我只有8岁。
  从十堰出发的那天早晨,隔壁的黑叔、几个家门长兄,替我担着被子和粮食,我只扛着一把挖镢,走在他们中间。腊月天,滴水成冰,风像刀子。母亲裹着小脚呆呆地立在村头,直到看不到我们的身影。
  过了大岭山,翻了小岭,太阳有劲了,路难走了,我只好脱了草鞋袜子,甩掉两个泥坨子,走起路来轻松了许多。
  我紧紧地跟在黑叔的身后。石羊河、挖断岗、盆窑店子,好像有一路故事。记得黑叔指着水中那模模糊糊的石羊说:“那个宝贝被外国人盗走了。”黑叔的语气很肯定,如今还深深地留在我的记亿里。
  我们到了汉江河边,太阳已经偏西,七十里路走了一天。
  第一次见到汉江河,看到大大小小的木船,看到码头上忙碌的人群,真的好新鲜。汉江水面是那么宽阔,那么深不可测。太阳从烧红了的地方落入大江,大江像铺满了细碎的黄金,闪闪发亮。对岸沿江而筑的高大城墙,在夕照中呈深灰色,显得庄重而又威严。我小心翼翼跳进小木船,大人们都坐在船沿上,围了个小圈,我如井中之蛙,呆呆地看着天上不断变幻的云霞。懵懵懂懂的我随着大人从西门进城,在人缝中穿过大街,出东门,向北拐了个大弯,在一个叫城隍庙的地方安顿下来,夜幕已经降临了。说是庙,其实只是几间空荡荡的房子。地上铺着些稻草,那就是我们的住处。我们的工地就在城隍庙的背后。我用双手抱土疙瘩,从低处搬到高处,几天下来,我的双手磨破了,痛得难受,小棉袄的两只袖口已被泥土疙瘩啃吃得差不多了。尤其是一大早,黄土坨子,就像凌冰疙瘩,透骨地凉,我的双手,满是血淋淋的口子。
  城壕在一天天地加深加宽,我们终于在小年之前完成了任务,归心似箭地赶回家去。
  我记得那时候用的是关金票,在郧县城,我倾其所有买了一个灯笼、一包50支装的香烟。那灯笼很有意思,提起来就像一只小吊筒,放下去重重叠叠,就像一堆牛屎。
  第二天,太阳偏西,我们赶回各自的家。母亲看见我破烂的小棉袄和冻坏了的手脚,把我紧紧地搂在怀里,半天没说一句话。

责任编辑:沈波

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 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 武当山地情资料网 www.wdsdq.com 武当文化网 www.wudangculture.com
  • 主管:武当山特区宣传部 主办:武当山特区地方志办公室 协办:武当山特区广播电影电视局
  • 联系电话:0719-5669245 传真:0719-5664486 E-mail:wdsdq@163.com
  • 鄂ICP备09002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