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月饼

主要内容

 

  又一个中秋佳节将来临,该到吃月饼的时候了,每年到了这个时候,不免想起月饼的故事。
  我那遥远的童年,不说吃月饼,连见也很少见到。那时候,不是没有月饼,而是庄稼人吃不起。庄稼人过农历八月十五,吃个白面馍,喝两碗老黄酒,就算不错了。至于月饼,那是奢侈品。
  不过,我还算幸运儿,小时候吃过月饼,但不是年年中秋都有月饼吃。
  记得有一年中秋节,白天,我像个疯丫头,同院里的小伙伴们打闹一天后,晚上便早早睡了。到了深夜,在外地工作的父亲赶回家过节,带回了月饼。那可是个稀罕物,老母亲手拿月饼高兴得连忙跑到我床前,喊着我的乳名:“喜姐,喜姐,快醒醒,吃月饼,好吃得很!”当我从梦中惊醒时,老母亲早已把剥好的月饼塞到我手里,我迷迷糊糊地“扑哧”咬了一口,天啦,皮直往下掉,酥凌凌、香喷喷,好吃极了!我七八岁了,第一次痛痛快快地过了个月饼瘾!那一夜,我一直回味着月饼的滋味,许久许久难以入睡。第二天我早早起床,禁不住向小伙伴们炫耀:“我吃月饼了!我吃月饼了!好香啊!”小伙伴们羡慕地望着我,个个馋得垂涎三尺。
  改革开放初期的1981年,那年中秋节,我买了10个月饼,同母亲一道去看望住在乡下的大姑。说也可怜,大姑是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一辈子脚蹬灶火门,活了七十多岁,连个县城也没去过,更谈不上有啥见识。记得那一天,大姑喜出望外地用她那布满老茧的双手剥开月饼上面油糊糊的包装纸,左瞅瞅,右看看,小心翼翼地咬了一口,然后“扑哧”一声笑了。只见她手心捧着月饼,像是捧着一只刚刚破壳的小鸟,那样爱怜它,半天舍不得咽下,嘴里不停地念叨:“这是啥子呀,咋这好吃!”毕竟是第一次吃月饼,也毕竟是好吃!大姑像小孩一样高兴。她计划着一天吃一个,没想到第十个月饼吃完,她就离开了人世。我不知道这是否是天意,吃月饼对大姑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在大姑的生命中,月饼成了无可替代的临终美餐。三十年过去了,每当想起这事儿,我心里总是酸酸的。不过,我感到慰藉的是,大姑总算吃到了月饼,我一直认为这是天命,是大姑忠厚善良一生的回报。
  如今,人面不知何处去,月饼依旧笑春秋。在一天天如水一样逝去的日子里,月饼悄然发生了变化,它早已不再是稀罕物,而是不少普通百姓吃腻了的食品。现在,走进超市,货架上摆放的月饼琳琅满目:有芝麻的、豆沙的、莲蓉的、蛋黄的、冰糖的、桂花的,软皮的、酥皮的,等等,品种多达几十个。今天,我们吃着各种不同的月饼,却再也吃不出几十年前的味道了,那味道已经飘散到逝去的岁月里,融入我们逝去的人生了。
  于是,岁月也好,人生也好,变得有了味道,那是我们的月饼味,它演绎了时代的变迁。

责任编辑:沈波

相关文章

  • 版权所有 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 武当山地情资料网 www.wdsdq.com 武当文化网 www.wudangculture.com
  • 主管:武当山特区宣传部 主办:武当山特区地方志办公室 协办:武当山特区广播电影电视局
  • 联系电话:0719-5669245 传真:0719-5664486 E-mail:wdsdq@163.com
  • 鄂ICP备09002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