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3
一袋馍干

主要内容

 

  每每想起那段饿饭的日子,便想起我的母亲,想起她给我的那袋馍干。
  1959年,我分配到郧西夹河中学任教。没想到我一踏上工作岗位,就面临一场难熬的饥饿考验。
  那时候,我们供应的粮食是每月23斤。按照夹河人的习惯,每日两餐,每餐一碗饭。对于我这个能挑能担两三百斤、身高一米八的大个子来说,那一碗饭根本解决不了问题。
  那年放寒假,我疲惫不堪地回到十堰,回到母亲的身边。母亲见我瘦了,心疼得直抹眼泪。过了年,返校那天,母亲从里屋拿出一袋馍干,足有一二十斤。我接过馍干,看着母亲那格外清瘦、走路摇摇晃晃的样子,心里沉甸甸的。
  那时候,家里的日子很不好过。哥是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嫂子离世早,刚满2岁的侄儿没奶吃,饿了只会哭闹。每顿饭,母亲顾了哥,顾了不懂事的侄儿,残汤剩水才是她的。一次,我看到母亲刷锅洗碗之后,把那沉在锅底的星星点点的食物倒进嘴里,我的心都碎了。
  母亲的心里总是装着儿子,装着孙子,唯独没她自己!

[1] [2]  下一页

责任编辑:沈波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武当文化库
  • 版权所有 武当山旅游经济特区地方志编纂委员会办公室 
  • 武当山地情资料网 www.wdsdq.com 武当文化网 www.wudangculture.com
  • 主管:武当山特区宣传部 主办:武当山特区地方志办公室 协办:武当山特区广播电影电视局
  • 联系电话:0719-5669245 传真:0719-5664486 E-mail:wdsdq@163.com
  • 鄂ICP备09002688号